4萬余張手機“黑卡”如何流向境外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6-18 12:22

  直到警方找到吳斌(化名),他才知道,遠在柬埔寨金邊的詐騙團伙,使用以他名字注冊的聯通手機卡實施了電信詐騙。警方告訴他,他的身份信息是在找工作時被中介機構泄露的。

  去年8月1日,90后河南小伙吳斌從江蘇宿遷去鄭州打工。找工作時,吳斌請朋友幫他報名,並把身份証正反面拍照傳給朋友,再轉給中介機構。

  讓吳斌沒想到的是,他的個人身份信息照片隨后被中介機構工作人員發到某個微信群中,群內對接人員將這些信息錄入系統,偷偷制作了手機“黑卡”。這張“黑卡”在不久后被境外的不法分子利用,騙走了無錫某受害者2000余萬元人民幣。

  無錫警方在偵辦該案時發現,首次聯系受害人的手機號開卡地為無錫某通信商營業廳某店,店主為李群(化名)。該店自2019年5月以來,違法收集全國各地公民個人信息,在系統裡開卡,激活后販賣至柬埔寨金邊、菲律賓等地。這些“黑卡”主要被電信詐騙、賭博集團等犯罪團伙使用。

  警方經偵查發現,李群利用營業廳老板身份作掩護,利用通信商系統開卡權限的工作便利,單獨成立工作室,專門從事通過非法手段收集公民個人信息后制作手機卡銷售境外的“黑卡”產業。

  李群經營這家營業廳已有十余年,他通過朋友得知境外某些手機店大量收購手機卡,就決定大批量制作“黑卡”。他將“黑卡”業務與營業廳的工作分割開來,避免運營商發現異常。李群憑借營業廳負責人身份,與運營商簽訂協議支付押金,獲得辦卡權限及工號密碼。他的員工有人負責開卡、寫卡、核對數據,有人外出跑業務,通過擺攤送禮、與勞務公司合作等方式,大量收集公民信息……由此,形成了一條制作手機“黑卡”的流水線。

  丁強(化名)是蘇州一家通信營業廳的老板,2019年3月,他認識李群后表示想合作,兩人約定由李群提供具體要開卡的號碼、開卡工號密碼,丁強負責收集信息開卡。

  丁強安排手下員工出去擺攤辦卡,並與勞務中介合作,以登記入廠信息為名,採集一些即將入職人員的身份証號碼。信息錄入后,李群工作室會確認有效信息數量,與丁強結賬。

  丁強還找到“中間商”梁某,通過在網上發廣告尋找人員進行地推。地推,即工作人員到各地通過多種方式採集當地居民身份信息。

  他們每天會建立一個新微信群,地推人員往往以“免費辦理手機卡並贈送小禮品”為噱頭,吸引當地居民實名辦理手機卡,在辦卡同時,將居民信息發到群中,再以此偷偷辦理一張“黑卡”。

  據警方通報,2019年7月至12月,該犯罪團伙非法採集全國各地人員信息7萬余條,制作手機“黑卡”4萬余張。

  今年5月28日,江蘇省無錫市濱湖區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對多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訴。

  無錫市濱湖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官李威說,當前盡管手機已要求實名制,但仍有不法分子通過使用他人身份信息批量開通激活電話卡進行售賣。這類“黑卡”成為地下市場的“寵兒”,也衍生出黑色產業鏈條,帶來潛在的巨大社會風險。收集一條公民信息用來開卡的價格在10元至20元不等,出售這樣一張電話卡的價格是100多元,暴利之下便會有人鋌而走險。

  李威建議,應加強運營商落實開卡的監管主體責任,做到開卡人與使用人一致,嚴格落實人臉識別系統查驗環節﹔對營業廳、代理機構,一定要嚴管,嚴禁違規開卡﹔加強對異常號碼的監管﹔主管部門應加大問責力度,對管理不力、違規開卡等情形予以嚴肅問責。

  海南“智慧大腦”助抗疫“病例零增加”“外省病例零輸入”“疫情持續低位波動下降”……這幾天,海南省大數據管理局數據大廳的好消息不斷。 大數據管理系統被譽為政府的“智慧大腦”。實現政務信息化全省統籌管理的海南,當前正發揮大數據智能化精准防控的優勢,助力疫…【詳細】

  居家辦公,薪酬該怎麼取?據報道,一些企業以疫情期間居家辦工工作量不飽和、員工不打卡等為由,取消了績效、全勤和各種補貼,企業私自“調薪”的做法引起員工不滿。網民認為,特殊時期,勞資雙方應攜手共渡難關,在居家辦公報酬調整等涉及職工利益的問題上,用人單位不能自說自話…【詳細】

  在線教育迎“爆發式風口”“停課不停學”,在線教育站上風口。疫情之下,幾乎所有教育機構或平台都趁熱打鐵,上百項公益課程紛至沓來,令人眼花繚亂。據統計,從年初至今,13家在線教育相關公司的市值已經累計上漲近800億元。 網課大潮席卷下,各方角逐堪稱激烈。老…【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