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白宫美帝将乱;看纽约还有希望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3-28 15:19

  这段时间美国人每天看两场关于新冠疫情的新闻发布会,一场是白宫的发布会,特朗普唱主角;另一场是纽约州的发布会,纽约州州长科莫(Andrew Cuomo)主持。

  纽约州州长科莫,上周在和自己身为CNN主播的亲弟弟Chris Cuomo连线采访时,和弟弟在电视镜头前吵了起来,互相争自己才是“妈妈最爱的那个儿子”。

  之后,他们在连线时又争了一次,这次是争“爸爸到底说哪个儿子的篮球打得好”。

  原本严肃的新闻节目加进这样的花絮,让人忍俊不禁。两段视频迅速疯传,科莫两兄弟成为世界级网红。

  看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你会觉得美国已经完全失去了应对和控制这场疫情的能力,感觉这个老牌的资本主义强国已经日薄西山,马上就要乱成一团。

  最关键的是,面对美国越来越严重的疫情,他完全不愿意承担自己作为司令官的责任,表现出来的轻佻态度,好像美国人的死活和他完全没有关系。

  记者问:很多真正需要检测的人排着队都等不到,可是有些名人、有钱有势的人,却能很快地检测,这是为什么?

  特朗普回答:也许你得去问他们自己?现实里这样的事情就是会发生,这就是人生啊。

  看了总统这样的表现,别说美国人要大惊失色,恐怕就连其他国家的人都要为美国人的命运捏一把汗。

  州长科莫的表现,堪称在自然灾害和重大公共事件时政府官员与公众沟通的样板。

  全世界所有官员和公关行业从业人员,就算完全不关心美国和纽约的疫情,都可以把这些发布会找来看一看,从中必然能得到很多启发。

  纽约州的发布会,没有废话,每天从一连串和疫情相关的数字以及对数字的分析开始;除了解说,还有许多的 powerpoint 幻灯片配合展示。

  拿3月25日来说,这一天纽约州的确诊病例总数是30811例,比前一天新增5146例。接下来还有细分到各个市县的统计,比如纽约市的总数是17856例,新增2952例。

  虽然数字听着很吓人,但州长会告诉你:在所有的确诊病例里,80%以上可以自愈;目前有12%在接受住院治疗,3%进了重症监护室;纽约州政府目前采取的策略,是全力救治那些年老、体弱、或者原本就有免疫系统缺陷的重症患者。

  州长说,“这3%,可能是你的妈妈,是我的妈妈,是我们的兄弟姐妹,是我们所爱的人,我们正在竭尽全力救他们。”

  但现在,州长说,州政府想尽各种办法,通过到全美国、满世界的疯狂采购,这个问题已经得到初步的解决,未来两周所需的防护设备充足,医护人员不必担心。

  他说,纽约州一直在通过各种流行病学模型预测疫情的走势,之前预计最多会有11万人需要住院,现在看来病毒传播的速度比原先预计的还要更快一点,所以对数字又做了修正。

  目前的预计是,在三周以后纽约的疫情到达顶峰,到时住院病人总共会有14万人,而纽约州政府现在的很大一部分工作,都是在为这个顶峰从三个方面做准备:病床、医护人员、医疗设备。

  14万人住院,就需要14万张病床。目前纽约州病房总数是53000张,还需要准备87000张。州长说,我就算把整个纽约州翻个底朝天,也一定要把这个缺口给堵上。

  首先是通过对现有医院进行改造,大多数医院的病床数能增加50%,这部分可以多出27000张;还有一部分医院经过改造后床位能增加100%,这样又是5000张;另外通过联邦政府的援助,正在修建四个临时医院,其中一个设在贾维茨会展中心,每个临时医院1000张病床,总共是4000张;纽约州立大学已经停课,校方已经同意把所有的宿舍改造成临时病床,这部分是29164张;另外州政府还在考虑征用酒店以及疗养设施。

  纽约州政府早早就在全社会进行了动员,目前已经有40000人报名作为储备,一旦有需要就可以上前线,他们中有已经退休的医生护士、有尚未毕业的医学院学生、有曾经当过医生护士但现在已经转行的人、也有来自其他州的医护人员。

  此外,还有6175名心理医生已经报名当志愿者,为有需要的纽约人提供免费的心理咨询。

  普通医疗物资的问题也不大。目前贾维茨会展中心里已经堆了339760个N-95口罩,861700个医用口罩,145122套防护服,353300双手套,197085副防护面罩。

  唯一的问题是ICU病房必须要配备的呼吸机。14万住院病人里预计30000人需要进ICU,意味着需要30000台呼吸机。

  纽约州的呼吸机储备只有4000台,经过满世界采购买到了7000台。这几天州长一直在向联邦政府要,联邦政府先是给了400台,在州长大发雷霆痛骂特朗普之后,联邦政府追加了数量,许诺一共会给4000台。

  但即使这样还是有缺口。剩下的缺口怎么办呢?州长说他也很苦恼,因为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预见到这么大的医疗危机,不会储备太多的呼吸机。除了继续满世界搜罗,各大医院也在探索让两名病人共用一台呼吸机的做法。

  他对其他州喊话说,别以为你们现在没事,纽约的今天就是你们两三个星期以后的未来,所以你们现在先支援下我们,等到其他州发生疫情,“我保证连本带利地还给你们”。用他的原话说就是,不但会“return the favor”,还要“repay it with dividends”。

  州长的这些介绍,总结下来无非就是: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我们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不要怕,我们在努力想办法解决这些困难。

  我相信,原本提心吊胆的纽约人,在看了这么详尽的分析之后,一定可以稍稍地把心放下来。

  因为他们现在知道了,虽然联邦政府一塌糊涂,但纽约州政府在实实在在地做事,实实在在地在打一场硬仗。

  而且他们也知道了,自己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不要外出,争取让感染的总数少一点,让疫情的高峰晚一点到来,这样就是在为社会做贡献,是在保护自己所爱的人、所爱的城市。

  我们常常说信息透明,这就是信息透明的力量。把真实的情况告诉公众,即使是天大的困难也坦白告知,并不会引起恐慌,反而能让公众放心,并且知道应该如何尽到自己的责任。

  就像林肯曾经说过的:“我坚定地相信人民的力量。不管发生什么全国性的危机,我们都可以依靠我们的人民,只要他们知道真相。最重要的是,要把真正的事实告诉他们。”

  在新闻发布会上,州长除了说明这些“facts”,还会经常加一些他的“opinion”。

  其中一段是,在疫情初期纽约州发出禁令要求所有非必要的商家停止营业。在美国这样的国家,做出这样的决定很不容易,遭遇很大的政治阻力,民间反对的声音也不少。

  “这些措施将会让我们的日常生活受到很大的影响,很多店铺会关门,很多人会失业,我明白大家会不开心。我跟很多同事、官员、商界领袖谈过,大家看法都不一样,有些人说我们不需要这么做,这将会影响经济发展,这些我都理解。

  所以让我们明确这一点,这是全州的禁令,不是你们的市长或县长的决定,不是其他任何人的决定,这就是我的决定。我为此负全责。如果有人不高兴,想要撒气,想要抱怨,那就来怪我吧,没有任何其他人需要为此承担责任。

  十年以后当我们回首,我希望可以对纽约的民众说,我尽力了,我把能做的都做了,这是在救命,哪怕我们做的努力最后只是多救了一个人的命,我都觉得是值得的。”

  对照特朗普那句“我不承担任何责任”,就能看出同为政客,彼此之间的区别能有多大。

  另一段是,很多年轻人觉得自己不会感染,因此无视政府的建议,还是经常跑到外面玩,州长对此很生气。

  他先是用数据来说明:纽约州的感染者里,18-49岁之间的人群占了54%。

  然后他说,就算你觉得自己得了病没事,但你会把病毒带到家里,带给其他会容易发展成重症的脆弱的人。

  “你觉得你自己是超人,但其实你不是……你不应该无视你自己的安危,但更重要的是,你无权给别人带去危险。”

  说到动情,他一连用了好几个形容词咆哮:“这么做是麻木不仁。是傲慢。是自毁。是对其他人的不尊重。这样的做法必须要停止,现在就要停止。这不是一个笑话。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

  科莫州长还经常为纽约州民众出面,向特朗普和联邦政府要属于纽约州的那一份。

  前两天,得州副州长说了一段非常荒谬的话,说自己虽然属于高风险易感人群,但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也不愿意美国政府继续实行有损经济的严苛防疫措施,说,“没有人问过我,作为一个老年人,是不是愿意用生命为代价换区美国未来几代人的繁荣。如果这是交换条件的话,我完全愿意。我想这个国家里也有很多的祖父祖母和我一样。”

  于是纽约州州长又开炮了。他说:“我妈可不是用来牺牲的。人的生命不是可以任意处置的东西,这是我们绝不能接受的前提。我们绝不会用美元来标价人的生命。“

  有民选官员不愿意在这样的非常时期出来工作。州长生气地说:“现在这个时候不就是你来这里,你到政府工作的原因吗?如果你现在不想来,那你当初就不应该出来竞选公职。政府是应对危机最核心的部分。打仗的时候会死人,那是不是我们就不派战士上前线了?”

  你听,是不是和把党员换到一线、说“不能欺负听话的人”的华山医院张文宏主任很相似?

  科莫在纽约当了九年州长,以前他可不怎么受欢迎。虽然是,但他的很多政治主张偏保守,让其他激进的纽约官员很生气。

  但现在,他成了全美国最火的政治人物。很多原本在政治上讨厌他的人,转而成了他的支持者。

  每天美国各大电视网联机同步播出纽约州的新闻发布会,收视率非常高,无数美国人追着看。特朗普的风头被抢,据说私下里很生气。

  仔细想想,科莫州长不过是做了州长的本职工作而已。他的魅力无非三点:做人事、说人话、有人味。大家对官员的要求,其实也就是这么简单。

  但在这么一个风雨飘摇的时期,在白宫的抗疫指挥一塌糊涂的时候,不光是纽约人,全美国的人都在科莫身上得到了一些慰藉。

  就像在疫情最严峻的时候,中国人屡屡从张文宏主任的讲话和方方的日记里寻找到安慰和寄托。

  「我们会度过这一切,因为我们是纽约,因为我们经历过这么多的事,因为我们有这个能耐。在纽约你得有能耐才能活下来。因为我们有实力,我们现在所做的也都在证明我们有这个实力。因为我们团结,只要团结,就没有什么事办不到。因为我们有纽约式的tough。我们tough,必须tough。这个地方让你变得tough,它让你用一种好的方式变得tough。

  我们能搞定,因为我爱纽约,爱纽约是因为纽约爱你。纽约爱每一个你。不管黑人白人,不管棕色皮肤还是亚裔。不管高矮,还是弯直。纽约爱每一个人,以前是,以后也一直是。这就是我爱纽约的原因。当长长的一天结束,我的朋友们,即使是很漫长的一天,这也确实会是很漫长的一天,但在最后,爱总会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