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延迟上市背后:民宿业的寒冬该如何度过?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3-30 00:47

  据小猪短租数据显示,今年民宿行业订单损失率约90%,许多民宿几近绝收,海南等地损失收入占全年50%。

  据彭博社报道,疫情影响使Airbnb(中国版名为爱彼迎)在华业务较上年下滑了80%,而随着疫情的蔓延,Airbnb第三季度业绩也可能受到影响。有投资者表示,如果Airbnb在今年上市,业绩数据改善难度很大,上市计划可能被推迟至2021年。

  也许急速下滑的业绩、接连爆出的平台监管漏洞以及业界预期不断下降……才是Airbnb难以前行的拦路障。

  去年下半年,晨晨来着家人来到丽江,在离开民宿行业3年之后,她又接受朋友的邀请去一家新开的民宿做管家。

  1月23日,对于这家做好一切准备迎接春节旺季的民宿来说,是灰色的一天,24小时内,预订满房的订单全部退掉。

  目前,丽江古城已经开放,古城景区内的商业都已经恢复营业,但客栈住宿依然没有恢复生机,“现在国内还没完全解禁,游客很少,所以我们的房间至今还全部空着。”闲置了3个月,晨晨告诉锌刻度,有些熬不下去的民宿,已经换了主人。

  疫情的到来,让旅游民宿行业一秒入冬,始料未及Airbnb也陷入了僵局。近日有消息称,此前Airbnb计划在3月或4月启动上市程序,如今也可能推迟到2021年。

  Airbnb发言人Nick Papas表示,“受疫情影响,许多国家地区实施了旅游限制,直接影响了旅游业和其它行业的发展。”

  去年,为了上市冲刺的Airbnb,押注中国市场,一改低调作风,在中国市场频繁披露数据和趋势。

  Airbnb甚至提出了“中国市场是一个不同的操作系统”的说法:针对国内用户的使用习惯,修改详情页介绍增加公交地铁线路,并将国内房客的平台服务费降低为零;区分中国区APP与国际版APP完成系统更迭,此外,Airbnb还积极参与“非遗”传播、旅游扶贫以及广告投放等活动。

  当然,在高歌猛进的同时,Airbnb也被法律监管等问题缠身。比如,去年5月,青岛发生了一起旅客入住Airbnb民宿被房东偷拍的事件,就为其敲响了警钟。类似案例不仅严重影响商誉,还会牵涉复杂的诉讼。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锌刻度,Airbnb上刷单的商家也比比皆是,“刷单是个长期的投资,最好是要一直刷的 ,因为单量越多 排名越靠前。而刷单也会刷好评,这可以让民宿看起来人气旺,口碑好。”刷出来的订单和好评,对Airbnb的口碑和信誉也带来很多麻烦。

  国内本土玩家中背靠携程、美团流量的途家、榛果等民宿品牌,无论是市场份额还是整体房源都对Airbnb构成严重威胁。

  如今在疫情之下的艰难时刻,Airbnb还在为维护中国市场而进行着努力:投入7000万元成立专项基金,抗击疫情;还举办了致敬中国女性社区的主题活动。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教授David Hsu表示,“企业都希望在上市时展现最好的业绩,但疫情对Airbnb造成了沉重的打击。”

  因为早在疫情爆发前,Airbnb的息税前利润就已经出现了亏损,据外媒报道,Airbnb在前9个月净亏损3.22亿美元,相比之下,2018年同期实现了2亿美元的净利润。

  Uber前高管、风险投资人Bradley Tusk表示,疫情爆发,不该成为Airbnb延迟上市的借口,因为业务亏损早就是不争的事实。

  监管者发现,Airbnb加剧住房短缺,排挤低收入居民;酒店从业者认为,Airbnb存在“撬行”行为;而周边居民则投诉,Airbnb的陌生租客,影响生活环境;还有不安全的因素,譬如2019年万圣节当晚,旧金山的一处Airbnb房屋内发生枪击事件(造成5人死亡,4人受伤),再次将Airbnb安全隐患暴露无遗。

  此外,Airbnb COO贝琳达·约翰逊已经宣布辞职。这位2011年加盟Airbnb的铁娘子,是CEO布莱恩·切斯基的左膀右臂,被业界誉为“Airbnb版桑德伯格(编者注:桑德伯格被誉为硅谷第一女强人)”。

  为了恢复用户信心, Airbnb试图通过营造良好的公众形象,赞助奥运会,重塑品牌影响力,助力上市计划。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 Airbnb 和国际奥委会已经签订了一份价值约为五亿美元的协议,涵盖了从2020年至 2028 年的夏季和冬季奥运会。

  但如今,摆在Airbnb的现实困境是, 2020年东京奥运会存在被取消的可能,那么,倚靠奥运经济推动的上市的第一步就踏空了。

  其实,从上述种种来看,Airbnb作为全球最大的民宿分享平台,其遭遇的上市困境与业务发展桎梏,揭开的是民宿行业长期悬而未决的众多现实问题。

  “疫情不是终结者,它只是把民宿长期存在的问题暴露得更充分了。”一位从事民宿管理的业内人向锌刻度表示,如今民宿行业存在的最大问题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首先,管理体系不完善。众所周知民宿大多都是以个人经营为主,缺乏专业培训。粗放式管理、解决问题效率低下、缺乏服务意识、应急处理问题能力不足是当地前民宿业面临的最大问题。

  其次,住宿安全隐患长期存在。目前很多民宿处于低成本运营模式,只需要门面装点上过得去,拍得出好看的照片就行,但在安防的应用和维护方面投入的成本很低,有些甚至没有相关措施。因此,与民宿相关的隐私、安全事件屡禁不止。

  最后,产品同质化情况严重。现在大部分民宿进入门槛很低,并没有将其所在地的文化特质考虑进民宿品牌的打造中,从而使单一风格、雷同品质的民宿扎堆,造成优质精品奇缺,行业一直处于在低附加值负重前行。

  作为民宿经营者,应该更充分地去理解地方文化,回归民宿本质。要把眼光放长远,加强其品牌塑造,创造高附加值产品,通过智能化的手段、专业管理来更好保障民宿的安全与服务。

  作为民宿分享平台,则应该加强审核,明确平台责任,强化自身责任和担当。平台还要加强服务的精细化,大力发掘优质产品,精准推送用户所需,做好用户和经营者的纽带。

  而监管部门,也要根据相关的法律法规加强对平台和经营者的监管,及时解决和查处问题,维护一个良好的民宿市场有序发展。

  一场疫情,让民宿业陷入一时的困境,也让人看清了民宿行业未来的路应该怎么走。“未来,民宿将会在提升准入标准、强化智能运营以及管理向星级化方向靠拢。”业内人士指出,民宿在疫情之后,将会出现一轮优胜劣汰,高品质、成规模的民宿生态圈、个性突出将会成为未来的发展趋势。

  而对于民宿经营者和Airbnb类似的民宿分享平台来说,要度过的都不仅是疫情带来的这场寒冬。把眼光放远一点,选择合适的时机,修炼好内功,获取更多外部支持,可能才是后疫情时代的最务实选择。

  期待您加入36氪官方创始人社群EClub,链接有价值的创业者与投资人,让创业更简单!详情请戳。

  据悉,从用电恢复情况看,相比上年3月日均值,3月10日的用电恢复率已达95.89%,较全市企业复工之初的2月10日提高了53.6个百分点。